逸姝de亭雪——叶修脑残粉

目前最想干的事:爱叶宠叶吹叶!
寒假过后会失踪……取关随意
本人叶修脑残粉,叶黑绕道。见撕。
有雷的cp,不吃橙叶橙靴靴。
欢迎勾搭,此人不高冷,超爱叶叶!
想把‘今天你宠叶了吗?’TAG壮大,并为之不断努力ing
想开‘今天你吹叶了吗?’TAG
文笔渣且ooc,脑洞大但懒癌晚期。
隐藏的文见小号(目前不会隐藏,但说不定哪天重看自己的文,一个羞耻就隐藏了呢?)
感谢每个关注的小天使!也感谢曾经来过的你。

【喻叶】分子动理论

早年物理课摸鱼产物

ooc预警,不用微博,可能有bug

喻队快过生了,就当是生贺了吧!

喻队生日宠我叶,没毛病!


喻叶官方发糖:这次真的嗅到了基情的味道,熬出头了啊!!!

@喻文州v:【图片.jpg】我们早已互相进入对方,彼此无法分离。@叶修v

转发:5万  评论:2万  点赞:9万

热门评论:

雨夜归零:当时以为喻队被盗号了,结果发现居然到了现在都没被删除,高兴到飞起!

我是亲妈粉:哇哇哇!有生之年啊!!!有没有大佬来解读一下我们文苏的言外之意!

只吃喻叶谢谢:甜甜甜!我要下楼跑圈!

别催我我会更的:文已撸好,高甜预警!

我爱学习:喻队咋发了道物理题……关注点有点奇怪,忍不住就想背一下:

不同的物质在互相接触时彼此进入对方的现象叫扩散,选c,选c!!!


叶修收到微博@的时候刚刚抢到了个boss,心情正好。

他打开qq,准备打点什么回复。

叶修和喻文州的聊天记录中,透着一股暖心的味道,他们的对话和老夫老妻差不多,早安晚安每日必发,说的多一些的是喻文州,他会发诸如:H市今天气温又下降了,你加一件毛衣;听沐橙说你又没吃晚饭,我给你订了外卖,快去吃,一类的看着就很虐狗的话。

现在是第十二赛季的夏休期,叶修没去G市,也没回B市,依旧留在H市上林苑中。

叶修和喻文州结婚六年多了,第六赛季蓝雨夺冠后,他们就去领了证。不过联盟里知道的人不多,也就苏沐橙她们几个。

虽说叶修退役也有一年多了,但依旧在网游中掀起着阵阵腥风血雨。各大公会真是提起来就头疼,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到了十二点,这位大神总是会下线。

春易老记得,有次叶修带人来抢他们蓝雨的boss,自家队长正好在线,就请队长来帮忙,虽然boss最终还是被抢走了……回归正题,当时叶修抢完boss后,那边似乎有什么人催着关电脑,虽然叶修嘴上嘀咕了一句:“你这是打击报复!”但也乖乖下了线。

那语气中含着一分温柔,三分无奈,三分宠溺,三分幸福(梁易春的看法),听得他都在想叶修大神这是谈恋爱了吧?连自己队长为什么跟着下线了都没注意到。


叶修:文州,干嘛呢?

喻文州:教小侄女儿写物理题。

叶修:这是初三的题吧,喻文州你会写么?

喻文州:会啊。看到那条微博了?

叶修:啧啧,搞得这么高调,你也不怕老冯看了吃药。

喻文州:本来就该这样,我哄我媳妇儿开心怎么了?

叶修:……喻文州你喊谁媳妇儿呢!要喊也是我喊你媳妇儿。

喻文州:是,夫君。

叶修:噗……喻文州你够了啊!

喻文州:不够!

喻文州:叶修,妈说她想你了,催你赶紧回来。

叶修:你不想我?

喻文州:怎么不?我脑海里都是你,刚刚的解题思路全没了。

叶修:切,我看你是不会写吧。

喻文州:唔……是有点儿,媳妇儿指教指教?

叶修:那些东西早还给老师了,哪儿还记得。

叶修:对了,我也想你。


打完最后一句话,叶修若有所思地盯着屏幕,刚刚准备找他强调啥来着?

苏沐橙端了杯绿茶进来,放在叶修桌子前:“喏,你家文州让我泡的茶。又聊了啥,这么高兴。”

叶修端起茶抿了一口:“这小子最近越来越心脏了,情话说的一套一套的,愣是把我给绕过去了。”

苏沐橙不满道:“又秀,单身人士不服!”

叶修笑了笑。

“对了,你们这是准备公开吗?”苏沐橙想起微博事件,“微博上都炸开锅了,你不去说一声?”

“不急,文州还没退役呢。至于微博,就随他们去吧。”

“那他们那些来探我口风的,就一律回不知道了啊。”苏沐橙说。

“那就先这样吧。”

“叶修,你准备什么时候回G市?”苏沐橙问。

“这个星期四,机票我已经订好了。”叶修回答。

苏沐橙点了点头:“那下午我陪你去买几件衣服吧,顺便帮我和果果拎东西。”

“行,我的大小姐!”


三天后。

叶修下了飞机,直接往机场旁边的咖啡馆走去。

咖啡馆某角落,喻文州一手托腮,一手拿了个小勺子缓缓地搅拌着面前的咖啡。见叶修来了,起身,自然地结果他手中的行李,又拉着叶修坐下,把早已点好的冰镇西瓜汁递了过去。

叶修就着喻文州的手喝了一口,抱怨道:“这边的天气还是更热些,刚刚在太阳底下就跟在蒸炉里似的。”

“那我们赶紧回家?洗个澡凉快些。”喻文州放下行李,抽了张纸巾替叶修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再坐会儿,现在正是最热的时候,不想出去。”叶修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

“昨天晚上又熬夜了吧?”喻文州笑了笑。

叶修有些心虚地别开眼,昨晚他熬夜抢了几个boss,抢完3点多,也懒得去睡觉,就又下了个本儿,走之前专门找苏沐橙往脸上扑了些粉儿,又在飞机上补了觉,本来觉得喻文州看不出来,结果却被一眼看穿。

他曾经和喻文州商量好了,没有boss就12点上床睡觉,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了12点必须上床。叶修抗议过,没成功,再加上他熬,喻文州也陪他熬,白天叶修可以补觉,喻文州却要忙战队里的事。叶修心疼他,也就听他的话,爱惜起自己来。

喻文州叹了口气,揽过叶修,低声道:“先靠我怀里眯一会儿,等会回家好好睡一觉。”

叶修脸贴在他胸口的位置,轻轻地蹭了蹭,发出了一声满足的轻叹。

喻文州身上非常凉,估计是在空调房里待久了,反正抱着十分舒服。没过一会儿,叶修就沉入了梦乡。

时间滴答滴答地溜走了。

两小时后,喻文州看了看手机,估计外面也没那么热了,于是低下头柔声道:“叶修,醒醒,回去再睡?”

他的语调温柔的不像样,叶修曾感慨过,真不愧是喻文苏,小姑娘听了绝对会哭着喊着要嫁给他。

不过,这个调调叫叶修,通常比在他耳边吼更管用。当然,只限喻文州。

叶修迷迷瞪瞪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揉了揉眼睛小声道:“几点了?”

“四点半,现在外面没那么热了,我们走吧?”喻文州轻轻拍了拍叶修的背。

“唔。”叶修从他怀中起身,乖乖地拿起行李。喻文州抱他睡了那么久,手肯定麻了,还是他拿好了。

喻文州却又接过行李:“我来吧,你现在迷迷糊糊的,别拿掉了。”

叶修确实还有一点迷糊,他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这不是心疼你么?”

喻文州轻轻笑了笑,拉住叶修的手,回家去了。


开门,就见喻妈妈笑眯眯地冲他们打招呼:“小修,你们终于回来了啊,你爸他知道你长途飞行肯定累了,给你煲了鸡汤,快进来喝!”

“好的妈。”叶修乖巧地点点头。

喻妈妈喜欢叶修的不行,她很开明,也明白自家儿子有多喜欢叶修,当初喻文州带叶修回来的时候喻妈妈看见他就笑:“你是小修吧?文州说的到挺对,你真的很可爱呢!我特别喜欢你的。要是文州欺负你了,就跟我说,我替你教训他!”

他们的婚事在喻文州父母这边没受到啥阻碍,结了婚后,喻爸爸喻妈妈对叶修更是好的不得了。

叶修本来就很讨长辈的喜欢,有时候乖一点,能把长辈哄得笑得合不拢嘴。

喻文州带上门,把叶修的行李放好,拿出叶修叮嘱的东西,给了自家母上。

喻妈妈接过叶修专门买的东西,打开的时候笑的可开心了:“小修你还专门带东西干嘛啊!”

“好久都没见爸和妈了,自然要给你们带点东西作为补偿呀!”叶修嘴甜的时候不比开嘲讽的时候攻击力差到哪儿去,喻妈妈听了高兴得不能再高兴了。

喻爸爸端了盘鱼,放在桌上,招呼道:“去洗个手吃饭吧。文州来,帮忙给小修盛点儿鸡汤。”

喻文州跟着喻爸爸进了厨房,叶修则陪着喻妈妈看最近据说很火的电视剧。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了一顿晚饭后,喻爸爸喻妈妈回去了,叶修则被喻文州拉着看了会儿新闻联播后,两人去了书房。

他们家的书房还是挺大的,一边放书,一边摆了两台电脑。

时间还早,叶修上网游刷了个本,又陪喻文州分析了个视频,也才过去一个多小时。

喻文州见叶修起身去了浴室,加速搞定手头的事后,收拾好了桌子,才跟着进了浴室。

浴室中雾气蒸腾。时间正好,气氛正好,正适合做些什么。

透过浴室的毛玻璃,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人的轮廓。

浴室里做了一次,又在床上做了两次,喻文州才放过叶修。

他抱着叶修,低头亲了亲叶修泛红的眼角。

叶修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瞪了喻文州一眼,只不过看上去不像瞪,倒像是个媚眼。

“才洗干净,你是罪魁祸首,你得负责!”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遵命,媳妇儿。”

他抱着叶修,替他清理后,自己又洗了个澡,才重新上床。

叶修有些困了,他自觉地亲了喻文州一口:“晚安,文州。”

喻文州关了床头灯,钻进被窝。

两人相拥而眠。


第二日清晨。

叶修睁眼,就见自家恋人放大的俊颜。

好久都没有像昨晚那么折腾了,他现在腰酸地有些厉害。

叶修无奈,叹了口气,亲了喻文州一下。

本来好像在沉睡的喻文州嘴角微微一弯,睁开眼看着叶修:“还睡么?”

他其实也刚醒,本来醒了就该起床,但看着叶修安恬的睡颜,喻文州就不想起了。

叶修问道:“几点了?”他声音里带着刚睡醒的茫然,可爱极了。

“还早,八点,起来不?”喻文州端起床头水杯,递到叶修唇边。

叶修喝了两口,又钻进被窝:“不起,我再躺会儿。”

“好,我下去带早饭。”喻文州起身,找衣服穿好后,又亲了叶修额头一口,才出去洗漱。

九点半,叶修起床,吃了早点后,抬头看向喻文州:“今天有什么打算?”

“先去买点菜吧,中午给你做好吃的。”喻文州边说边用手擦去叶修嘴角的水渍。

“这个点儿也只能去超市了。”叶修嘀咕了一句,“我去换衣服。”

“衣服我找了一套放在床头,直接穿那个就行了。”喻文州说。

叶修比了个ok的手势,进门换衣服去了。


他们家附近有一个大超市,也就十多分钟的路程,叶修和喻文州边走边聊天,转眼就到了。

两个人熟门熟路地去了时鲜区,叶修去挑水果,挑完水果就来看喻文州买了什么菜。

喻文州选的都是叶修爱吃的东西,叶修放下水果,去速食区拿了盒白斩鸡,拿到喻文州面前晃了晃:“难不成我们小喻同学不爱这个了?”

喻文州接过:“我更爱你。”

“哦,是么?”叶修挑眉,“我又不能吃。”

“可以的,你能让我吃很久的。”喻文州拿了把芹菜,回头冲叶修一笑。

“唉唉,这还是大白天呢,耍流氓我报警了啊!”叶修龇牙。

“你是我媳妇儿,婚内耍流氓他们管不着。”喻文州又拿了两个西红柿。

“走吧,再买点豆腐。”喻文州拿着菜,跟叶修在超市超市中又逛了一圈。

半个小时后,两人都拎了许多东西,直到拎不下了,两人才去结账。


中午是喻文州做的饭,早晨说好给叶修做好吃的,可不能食言。

叶修夹了喻文州专门去了刺的鱼,咬了口感慨道:“天天大鱼大肉,会长胖的。”

“胖点儿才好,你现在轻的,我都不敢松手,生怕你飞了。”喻文州又给叶修夹了块肉。

自从世邀赛后,叶修就没胖过,一米七八的人,却只有一百一十五斤。

喻文州想到这儿,又开口:“刚刚好像买的有抹茶蛋糕,有巧克力,还有曲奇饼,一会儿吃完饭休息会儿吃点。”

叶修白他一眼:“我又不是猪,饭后应该吃点水果,刚刚我拿了苹果香蕉橘子和车厘子,文州你吃什么?”

“车厘子吧,好像是外国进口的,应该挺甜的。”

“行,那我一会儿洗点吃。”叶修点头。

吃饱喝足后,喻文州找了几部电影,问叶修:“看什么?”

“有什么类型的?”叶修凑过去看。

“有恐怖片,悬疑片,文艺片,搞笑片,你选一个?”喻文州列举了一些。

“沐橙说有部电影评分挺高的,哎就是这个。”叶修看见那部电影,喊了声停。

“这个?”喻文州看了下简介,“好像还不错,那就看这个吧。”

叶修拿了中午买的爆米花,撕开包装喂了喻文州一个。

两个半小时后,电影结束了。

叶修拿着爆米花一脸茫然。

半晌,他开口:“文州,你看懂了吗?”

喻文州皱了皱眉:“嗯。”

“讲的啥?”

“小a和小b是大学同学,他俩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儿,而那个女孩儿喜欢的是他们同宿舍的班长小c,小c人很高冷,但对小a却很好,那个女孩儿倒追小c却多次被拒绝,伤心之下同意了小a的求婚。新婚当天小a被小c灌醉骗走了,女孩儿只能和小b在一起,结果小b也喜欢小a,女孩儿震惊,最后嫁给了一个一直暗恋自己的学姐。小b找小a多年,终于找到,最后abc在一起了。”喻文州简述了一遍。

叶修眼角抽了抽:“文州,赶紧把这些垃圾从你价值千金的脑袋里清除了!”

说罢,他去找了一部轻松搞笑风的电影:“洗洗脑子。”

喻文州笑了笑,这样的叶修很可爱,不是么?

到了后来,第二部片子他也没看进去,全程看叶修去了。

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

叶修伸了个懒腰:“晚上自己做还是出去吃?”

“出去吃吧,楼下新开了几家店,郑轩说菜还可以。”喻文州想了想,“上次好像随手拿了两张优惠券,夹在哪本书里了来着……”

他抽了本书,随手一翻,掉出来两张纸。

叶修捡起来瞅了瞅:“六折,这么大的优惠?”

“什么?”喻文州没听清。

“没什么,一句感慨而已,走吧?”叶修将优惠券塞进口袋,招呼喻文州下楼。


饭吃到一半,叶修起身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瞟见离他们不远处,郑轩,李远,宋晓他们几个在一桌吃饭。

他同喻文州说了声:“文州,我刚看见你们队的人了,他们好像在那边聚餐,但没看到少天。你过去打声招呼不?”

喻文州夹了块猪血喂叶修:“郑轩旁边坐的那个就是蓝雨的老板,我可不想放个假还要被抓住当苦力。”

“噗……喻文州你ooc了啊!”叶修咬了口猪血,吐槽了一句,扭头去看蓝雨老板。

喻文州把剩下半块吃掉,空出左手敲了敲桌子:“先吃饭,吃完饭再好好看。”

叶修吃了口饭,听喻文州这么说,抬眸看他:“商量过了?”

“嗯,你我结婚这么久了,我当然和他提过。”

叶修摇摇头:“老板也是够操心的。说真的,你真的准备公开么?公开的坏处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我也不劝你什么,一切你心里都有数,要是你下决心了,我也支持你。”叶修拍了拍喻文州的肩,“所以,少年,去做所有你想做的事吧!”

喻文州看着叶修,唇角缓缓翘起,眸中漾起波澜,仿佛有什么情感,叫嚣着要冲破屏障。

叶修被他这种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夹了一筷子菜,严肃道:“先吃饭,吃完饭再好好看!”他直接搬了喻文州的原话。

“好。”喻文州含笑点头。


那一桌,蓝雨老板本来正在和宋晓说着话,但他无意识地往喻叶二人的方向瞟了一眼后,就看见自家可亲可敬的队长和队长夫人相亲相爱的一幕。

他别过视线,若无其事地继续刚刚的话题。

说是这样,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叶修他们那桌上。

蓝雨老板是少数知道喻叶二人已婚事实的人,出于一些原因,他并未允许喻文州公开此事的请求。这一拖就拖了六年,他虽然愧疚,但也无可奈何。

喻文州人气很旺的,这如果爆出已婚事实,会不会刷刷刷掉粉啊?

但自从世邀赛结束中国队凯旋后,他已经想开了,出柜掉粉又如何?他喻文州就是我们蓝雨的宝贝疙瘩!

当时他找喻文州说了此事后,第二天早晨起床刷微博的时候那叫一个提心吊胆,结果人喻文州微博平静地不得了,他松了口气却又隐隐地失望。

就这么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后,蓝雨老板没忍住,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旁敲侧击这件事的发展。结果人家喻文州淡定地回复道:我会找个适当的时机公开,不用太担心。

事后蓝雨老板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确太着急了,以喻文州的性子,这么大的事他怎么会随随便便就公开呢?

但他还是給喻文州发了条短信:公开之前知会我一声,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喻文州回了他个“嗯”。

现在蓝雨老板看见喻叶二人,忍不住就会想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公开,于是就一个劲儿地往那桌瞅。

李远注意到自家老板的视线,回头看了一眼,瞅见了队长。

他起身,朝喻叶二人那桌走去。

蓝雨老板还没反应过来,李远已经到了那一桌,他招呼道:“队长,叶神,你们怎么在这儿?”

叶修放下筷子:“我来这边旅游正好碰上文州,就请他来当我的导游喽。”

单纯的李远表示信了:“队长,你们来我们这桌呗?我们那边位子多,人也多,你们两人吃饭不无聊么?”

宋晓也跟了过来:“李远啊,队长他们的共同话题肯定很多的,不过既然能在这儿碰上也是缘分,要不叶神你们和我们过去?”

“不用了,我们吃完饭还有点事,你们好好玩啊。”喻文州说。

“哦,也行。”李远挠挠头,“那我们先过去了?”

“嗯。”


吃完饭,喻叶二人也没急着回家,他们顺着河岸散了会儿步。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叶修说的多一些,扯来扯去,就扯到了未来的打算。

“这一年多兴欣也算是摸爬滚打过来的,但也有长足的进步。我看再过个一年,我这个教练也该下来喽。”叶修双手插兜,看着对面的万家灯火说。

“那前辈接下来准备干什么?”喻文州问。

“接下来,就按老冯说的,去联盟帮忙吧。毕竟,不能离开荣耀啊!”

“冯主席早在你退役后就找来家里堵你人,结果你根本就窝在兴欣没回来。你呀,真是把主席气的多吃了5瓶药。”喻文州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叶修的脸蛋。

笑笑闹闹,时间也就过去了。


一个月后的某日深夜。

喻文州v:

今天你吹叶了吗:当初年少轻狂一杆却邪夺三冠;转身唇角带笑意气风发创王朝;

如今重归巅峰一身荣光再加冕;而那荣耀征途长路漫漫不停歇。

转发:7万   评论:4万   点赞:12万


正大光明转完这条微博,喻文州看了眼一旁安详睡着的叶修,唇角勾出了一个温暖的弧度。

他简单发了条短信给蓝雨老板,后慢条斯理地编辑起微博来。


凌晨十二点整,粉丝们刷新微博后,表示看到了终极。

喻文州v:零点的钟声敲响,意味着我们的婚姻已渡过了六年的风风雨雨。

……

你曾戏称自己为荣耀之神,许诺过我以一冠换三冠,如今我以两冠换得五冠,怀抱“教科书”笑傲群雄。

……

@叶修v  

【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


此微博一出,粉丝们沸腾了:

授人以渔:妈妈呀!I must be dreaming!

信仰是你:婚戒,结婚证,戴戒指的手,叶神睡颜……这四张图我收了!看谁还敢拆我cp!

牛顿一二三定律:喻队这么晚还不睡,就为了准时向我叶表白,感动!

一颗幸运星:喻叶赛高!

一价金属钾钠银:激动地说不出来话,粉这对cp两年了,每次官方的糖都吃不够,现在终于……不行,我手抖得打不了字了!

蓝雨之夜:这年头腐女这么多的吗?不过不管怎样,还是祝你们幸福呀。

success:结婚六年……那么就是蓝雨夺冠那年的夏休期咯?

短篇不更长篇是坑:喻文苏不愧是喻文苏,羡慕啊!

太太们出本吗:我们家老叶就这么被拐走了……我(gan)好(de)伤(piao)心(liang)!

有生之年:喻队情话技能满点呀!!!

雨滴:这才叫真·官方发糖!

tan45°:悄悄@冯宪君v……

叶落归秋:我……他们竟然瞒了六年,不容易啊!

天使之命:啊……值了值了!四舍五入就是一辈子,我要跑圈!50圈走起!!

这对cp我站了:我们修修的睡颜……太美太美了!想太阳!

愿你平安幸福:哈哈哈!!!前面的别跑!喻文州 is watching you!

有幸遇到你:他们都那么好,一定要好好过一辈子啊!

清流中的泥石流:其实超想问谁攻谁受的[来搞事呀!]


留言很多,大多是祝福,还有一些开玩笑的。

喻文州放下手机,将空调温度调高,把叶修的被角掖好,透过窗,看向窗外的万千星辰。

叶修翻了个身,钻入了那个独属于他的怀抱,找了个舒服的睡姿,才会庄公去了。

透过月光,喻文州看着怀中乖巧的叶修,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前额,极尽温柔。

这,就是一辈子。








原来我也是能写小甜饼的人呀!

评论(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