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姝de亭雪——叶修脑残粉

目前最想干的事:爱叶宠叶吹叶!
寒假过后会失踪……取关随意
本人叶修脑残粉,叶黑绕道。见撕。
有雷的cp,不吃橙叶橙靴靴。
欢迎勾搭,此人不高冷,超爱叶叶!
想把‘今天你宠叶了吗?’TAG壮大,并为之不断努力ing
想开‘今天你吹叶了吗?’TAG
文笔渣且ooc,脑洞大但懒癌晚期。
隐藏的文见小号(目前不会隐藏,但说不定哪天重看自己的文,一个羞耻就隐藏了呢?)
感谢每个关注的小天使!也感谢曾经来过的你。

【喻叶】天生一对

ooc预警,全文不知道写了啥。

私设修修会画画,有原创人物……

跟着感觉走我的文就是一团乱。原本以为是压在最低线,没想到居然有4000+

新年快乐啊,愿你继续爱叶啊!修修超级好的!

题目小爱起的,感谢^ω^ @爱 


喻文州有个小爱好,即画素描。

那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小时候母亲带他去选特长班,别的教什么舞蹈,武术,吉他之类的老师,都一个劲儿地吹嘘自己教的这门课有多么多么好,将来多么多么有前途,只有那一个老师,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摆了几幅画在那儿。

那些画中,有漫天的星辰,有孤独的银杏,有冉冉升起的红日,亦有一幅,不起眼的素描。

小小的喻文州在画前停下,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几幅画看。

教绘画的老师蹲下身,看着喻文州:“想学吗?”

喻文州没有立即回答,他伸出手,摸了摸那些画。

半晌,下定了决心,喻文州点了点头。

绘画这个东西,说简单简单,说难却也难,要想画好,不仅需要扎实的基本功,更需要敏锐的洞察力。

喻文州记得,正式开始学画画那年,老师和他说:

“学绘画,你要用眼睛看,用心画,更要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画它。只有找准了那个目标,你才能画出,令你自己满意的画来。顺着你的感觉走,你可能会画出惊世之作,但更大的可能却是随波逐流,一事无成。若是顺着你的心走,给你的画赋予独属于它的灵魂,那么无论它是否出名,都会令你无论什么时候拿出来,都能感觉到你作这幅画时的心境。在我看来,这就是成功的画,也是,独属于你一个人的画。而能看懂独属于你的画的人,就是了解你的人。他能够明白这幅画的意义,也就能了解你的心。若是他能帮你修改,那么这个人你千万不能错过。”

当时的喻文州并没有看懂老师脸上浮现的怀念,他只是将老师的话记在心中,并赋予实践。

喻文州很喜欢绘画,随着他一天天长大,画风也一天天地稳定,有了独属于他喻文州的气质。

就在喻父喻母以为,他们的儿子将来很有可能成为一个画家的时候,喻文州迎来了他人生的一大转折点――荣耀。

喻文州从小就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孩子,什么都好,也没对除了绘画以外的别的东西上过心。可喻父喻母知道,只要是他热爱的事物,他都会努力做到最好,比如,绘画。

荣耀,是喻文州热爱的东西。

喻文州父母和他谈过很多次,最后得到的结果不过是明白了自家儿子的决心。

他们无奈,也没别的办法。

好在他们家家境还算富裕,即使喻文州最后没能在荣耀的领域中拥有属于他的天地,他也有退路。

但,没有“即使”。

这些年,喻文州画过许多东西,有的,他在画的时候明白自己要画什么;有的却只是单纯的情感宣泄。而令喻文州印象最深刻的一幅画,却是他当年在笔记本上随手画下的那个人――叶秋。

不是一叶之秋,而就是,叶秋。

喻文州记得,在画这个人的时候,他心中有很明确的目标――了解他,追赶他。同时,他却是顺着自己的感觉,画出来的。

这是他所画的,第一幅,他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画他,却也是跟着他的感觉走的画。

这幅画,就如同开了先河一样。

至此之后,喻文州所画叶秋,都是这种类型的。

画叶秋,本来的目的,是很单纯的,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画这个人的时候,他会产生一种很奇特的情感,笔仿佛停不下来,修改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到了后来,喻文州发现,这个人是真的很难画,特别是他的眼睛,和那双手。

画这个人,本来更多的是憧憬,到了后来却变了味儿,画着画着,就会有一种迷之自豪感,画中也渐渐带上了他对这个人的理解。

后来顿悟的喻文州,表示,这就是所谓的“喜欢”╮(╯_╰)╭

喻文州的这个小爱好,知道的人并不多,而叶秋,也是少数的知情人之一。

这件事说来话长,得回到第五赛季,蓝雨客场挑战嘉世的时候。

当时比完赛,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原本已经打算回酒店了,走了一会儿喻文州发现自己似乎把随身携带的,用来涂鸦的小本子遗忘在场馆里了。他和蓝雨众人说了声后,独自一人返回去拿。

这个时候,人基本上已经走完了,所以,当喻文州看见走廊尽头那个人的时候,愣了一下。

那人懒懒地倚在墙边,堪称艺术品的手中,夹着一根未点燃的烟。而另一只手垂在身侧,虚握着喻文州遗忘的本子。

听到脚步声,叶秋抬头,明亮的灯光映在他脸上,反射出一片莹莹的光辉。

他挑起唇角,冲喻文州摇了摇手中的本子。

“幸好知道来找,不然我明天可得亲自送过去。是吧,蓝雨的小队长?”

喻文州接过本子:“谢谢你,叶秋前辈,麻烦你了。”

“不麻烦,走吧,估计这场馆里也就剩下我们俩了。”叶秋笑着摇了摇头。

他和喻文州说不上熟,但也不能说很陌生。

他们经常在qq上聊天,大多是喻文州向他请教一些有关荣耀上的问题,但两人也还是会互相开开玩笑的。

所以,喻文州很自然地接话道:“前辈还没吃晚饭吧,我请你吃夜宵?”

叶秋笑了笑:“行啊,跟我来。”

当晚回去后,喻文州翻出自己专门画叶秋的本子,将那令他念念不忘的画面画了下来。

后来的叶修知道喻文州专门弄了本子来画他,并且不少于三个,只说了四个字:“爱的深沉。”

至于这画风为什么那么像喻叶圈某个专门画名字得带上哲学符号的图的太太,叶修表示他什么都不想说。

世邀赛过后,再没有人见过叶修,他没去兴欣,那些抱有非分之想的人,也只能在qq和荣耀里打探情况。

喻文州也是“抱有非分之想”那一类人之一,他以为,他对叶修的感情会随着叶修的消失无疾而终,可……

喻文州脸色复杂地看着又一张画好的叶修,任命地长叹一口气。

看来,他是离不开这个名为“叶修”的圈子了。

简单把桌子收拾了一下后,喻文州带着请柬,去参加他老师举办的画展。

现在是夏休期,蓝雨战队诸位基本上都各回各家了。

画展是喻文州老师一手准备的,大部分都是他的作品。

喻文州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会碰到叶修。

喻文州老师平时是一个很节俭的人,但只要是有关他的画的事,就和“奢华”挂上了钩。

展厅灯火通明,暖黄的灯光打在一幅幅画上,给那些本就精致无比的画蒙上了一层暧昧的面纱。

“文州你来了?”喻文州的老师招呼了他一声,“你过来和小修聊会儿天,小修在绘画上的造诣很高,你可以和他交流交流。”

“喻文州?”叶修挑眉。

“叶修。”

“哎呀你们认识?那更好了,我先去忙,文州就交给小修你招待了。可不能怠慢人家,听到没?”喻文州的老师叮嘱叶修道,他可知道自己这外甥有多么不靠谱。

“好好,你快去忙吧,大画家。”叶修说,“保证让他满意!”

喻文州老师又对他说:“文州你别理他,有什么不满意的回来跟我说,我回来收拾他。”

喻文州笑笑:“嗯,老师你先去忙吧。”

喻文州老师这才去忙他的事。

“前辈,你怎么会在这儿?”人走后,喻文州问。

叶修颇为无奈地摇头:“刚刚那是我三舅,他从小就痴迷画画,我外公对他没什么办法,他也好久都没有回去了。这次听说他要举办画展,我外公把我拎了过来,说是要我看着他,别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了。说是这么说,其实他老人家也是想三舅了,又拉不下这个老脸,就打着看画展的名义来看看他儿子。”

喻文州倒是没想到他老师和叶修会有这一层关系:“哦。”

“其实我也有猜测过你和三叔的关系,我三叔他曾经和我提过他收了一个很有天分的徒弟,后来却放弃绘画转战电竞圈了。他还吐槽我跟他徒弟一模一样,明明那么有天赋,又有扎实的基本功,为什么要放弃呢。唉,还能因为什么,荣耀女神呗。好了,文州,带得有手稿么?”

喻文州摇摇头:“手稿都在家。”

“下午有事么?”叶修问。

“没有,这个下午准备来帮老师的忙。”喻文州回答。

“三叔你就别想着帮了,他这个人只要碰上画,就和那个严谨的自己搭不上边了。这次来参加他画展的都是和他一样的疯子,文州你还是跟着我吧。”叶修双手插兜,“走,先把三叔的画看完,他的画看着倒是挺赏心悦目的。”

“好。”喻文州痛快地答应了。

两人一边看一边低声聊天,看完画展也没花多久。

逛完后,叶修拉着喻文州,找了个安静的空间,开始画画。

叶三舅走之前估计叶修他们肯定需要绘画工具,顺手留了一套。

“这边也没什么可以画的东西,文州你就凑合着画我得了。”叶修瞅了一圈,最后下了这个结论。

“行。”求之不得。

喻文州画过的叶修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张了,但是当着真人的面画倒是第一次。

叶修并没有专门摆什么pose,他坐在一边,似乎在想什么是的,唇角挂着淡淡的笑。

时间悄然溜过。

“完成了。”喻文州吹去纸上的橡皮屑,把画拿给叶修看。

叶修接过,仔仔细细地打量一番:“画的好啊!整幅画的氛围朦朦胧胧,光影的搭配更是恰到好处,不过手这个地方看得有些别扭。应该是这样的。”叶修说着,将自己的手摆成画上的样子,“小指这个地方,再打些阴影,这儿,从这个地方拐过去。看,这样是不是好多啦,又不影响整体画风,又把我刚才的感觉更好地表现了出来。”他随意地改了几笔,原本看得有些别扭的地方全部迎刃而解。

喻文州看着叶修那双手握着铅笔,轻易地将他一直都有些摸不清的地方修改掉,就仿佛拨云见日一般,喻文州豁然开朗。

“嗯,前辈真的很熟练呢。”喻文州笑笑,“多谢前辈了。”

“这有什么好谢的?我还要谢谢文州你把我画得这么好看呢。”叶修抖了抖画,“这幅画就送我了啊,当作纪念。”

“前辈想要就拿去吧。”反正我还有好多。

“那这张画我收起来了啊。”叶修说着,小心翼翼地叠好画,收好后笑眯眯道,“有时间给你弄个回礼啊。”

“那我就等着前辈的回礼喽。”喻文州说。

“唉唉你刚才什么都没听见哈,回礼是什么,可以吃么?”叶修一脸‘我什么都没说’的表情。

“那可不行,我录音了。”喻文州亮出手机,露出了一个十分意味深长的笑容。

“心脏!太心脏了!喻文州你好意思欺负我么?”叶修委屈状。

喻文州知道叶修是个嘴上跑火车的,他眉毛一挑,伸手捏了一把叶修的脸,用行动说明了他“好意思”。

“前辈还是好好准备准备回礼吧。”喻文州收起手机,严肃道,“这个回礼我会记住的。”

“文州啊,做人不能这么斤斤计较,不然会找不到女朋友的。”叶修一脸真诚(?)。

“哦,前辈这么有经验?”

叶修耸耸肩:“没吃过猪肉我也见过猪跑,人家谈恋爱的小情侣男方都是甜言蜜语地哄,文州你这样女朋友是会和别人跑的。”

“那你呢?”

叶修没想到喻文州居然直接说出来了。

“叶修你,会接受这样的我么?”喻文州抿唇,握在身后的手心满是汗珠。

叶修垂下眸子。

他一直都很清楚那些人对他抱有的心思,对于这些感情,他无法回应,甚至很惶恐,他不认为自己能配得上他们的感情,那么热忱,那么温暖。他能也只能回应一份感情,可这份感情到底应该给谁?

他曾独自一人思考过这个问题,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喻文州。

现在,喻文州把选择权交给了他,而他,是不是也该,迈出那一步呢?

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坦诚了心思,或许是因为再次见到了叶修,或许是因为,刚才两人之间,似乎没了那些看起来遥不可及的距离,他叶修,似乎自己一伸手就能触碰到。

既然已经摊牌了,那就赌一把。反正,他原本就没有多大的机会,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然而,叶修的沉默,似乎已经给了他答案呢。

喻文州在心底苦笑一声,果然,自己这是一厢情愿啊。

他刚准备说些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刚刚低着眼帘的叶修却抬起了头,唇角勾起了那独属于叶修的笑容:“那不行,文州大大这么怼我我可是会闹脾气的。所以,就请文州大大多多包涵喽。不满意我可是会退货的!”

喻文州的心情,就是那所谓“一秒地狱,一秒天堂”,他本就是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态告的白,能被接受就是赚了,叶修不接受他也认了,最差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连朋友也做不成……

可听到叶修答应,喻文州却又有一种很不现实的感觉,说起来其实有些矫情,但这些却也是真的。这就好像你看那些转发抽奖,随手转了,没想到却被翻牌子了是一个性质。

“怎么,喻文州你不愿意?那我哄你也不是不可以。”叶修已经调整好了心态,毫不生疏地撩起了喻文州。

但是,喻文州可是被称为喻文苏的人:“嗯?叶修你是,想宠我?感情能得到回复真是不错的感觉呢。不过,小修你呀,还是适合被我捧在手心呢。”

“哦。”叶修撇嘴,不撩他了,“好了,走吧,换个地方好好谈谈吧。”

“嗯哼。”喻文州将东西收拾好,一手提着,一手拉着叶修的手,光明正大地离开了。

两人谈心的过程不必说了,达成的结果更不必说,你们都懂的。


“哥最后还是被这个心脏拿下了啊。”叶修看了眼自家妹妹,“沐橙你要长点心,千万别被这种人拐到手了。”

“所以?”苏沐橙冷漠脸,“这就是你在我面前秀的原因?”

“我可没秀啊,沐橙你可别冤枉我!”叶修无辜脸。

苏沐橙瞪了眼喻文州:“求求你们,回家躲房间里秀好么?别来祸害我了!”

叶修和喻文州相视一笑。



附赠小段子一枚(纯对话):

“叶修。”

“嗯?文州,怎么了?”

“你上次说送我的新年礼物……”

“哦,那个啊。我放在书房的第三个书柜里了,你去拿吧。”

一段时间后。

“这是……我?”

“是呀,怎样?哥可是趁着你睡着的时候画的,惊喜么?意外么?”

“嗯,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有没有很感动?”

“是很感动,所以……”

“喻文州你别乱来啊!现在是大白天!喂喂,停!停下……”

“哦,是么?那看来我得更努力点,前辈才会满意了吧?”

“……我记住你了……”

END


本来想写车的,但……新年还是不开车了!

新年快乐,祝喻叶tag在新的一年里越来越红火,有越来越多的太太产粮!也祝愿每个爱叶修的小伙伴们能够一直爱他,修修和州州超级好的!

评论(4)
热度(91)